脑袋放空_慕妍

全职/魔道/猎人/aph/盗墓/哑舍
三党长弧

一个思考了很久的问题

我有一个思考了很久的问题

亚瑟眉毛那么粗

连嘉龙跟他住了一阵子眉毛都变粗了

为什么英国娘眉毛都正常???

(不是黑啊喂

服装我起草的!我修的!/自豪

大概是对汉服耀的执着

蓝攸:

 @脑袋放空_慕妍 

借用太太的文梗!

(勉励自己背政治xd

梗源:http://zhanghu353.lofter.com/post/1f11afa1_12b63eeb4

【你x王耀】为什么要色诱我学习??!

*三观崩坏预警


*不会弄链接的名字也干脆不弄了


*政治多好我们要背政治


*👇看疯人院VIP的三百字速肝


https://shimo.im/docs/L9MVOzDVtFApIxrX/

 

孤寡老人爱养狗?!

【金凌/曦澄】孤寡老人爱养狗



*ooc

*脑洞作品,没有逻辑文笔可言

*舅舅和狗梗我真的可以玩一百年





“孤寡老人建议养狗

养狗能缓解老人内心的孤独

狗也是人类忠实的朋友

许多老人因为晚年生活寂寞也爱养狗”

所以养狗是内心孤独的表现?!

金凌看到报纸上的这篇文章,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他想到了莲花坞的妃妃仙子茉莉爱爱。

那舅舅岂不是很孤独?!

作为舅舅唯一的好侄子,金凌决定,一定要多关照舅舅,绝不让舅舅寂寞孤独空虚。

金凌麻利的把公文一推,御剑去莲花坞。

才不是因为公文特别烦琐呢。金凌哼道。



云梦的人都朝金凌抱拳问好,并且一路放行,没有人因为他的到来感到惊诧。

金凌长驱直入到殿前。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家,熟悉的紫衣熟悉的舅舅。

哎哎哎哎??!那个披麻戴孝的是谁??!

泽、泽芜君??!



“蓝涣,我要吃鱼。”

蓝曦臣非常自然的在江澄脸上啵了一口并且夹了一块鱼肉投喂。
“好……啊……张嘴……”


我可去你妈的。

金凌向周围的人做出了告辞了手势,并顺走了妃妃仙子爱爱和茉莉。



“金凌……要不要一起吃晚……”

“……哎?怎么走了?”

“别管那小兔崽子,我要喝汤。”

“好。”



孤寡老人爱养狗。

这句话谁说的?!

大小姐发了大小姐脾气并想要倾尽大小姐的嫁妆砍死那个人。

哇!感谢!

万山千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
……
……

再说一句,各位小朋友不要再在我这条评论里贴链接了好吗!不能回自己首页贴吗!就算删了我也会看到通知的!看到评论通知兴冲冲点进来结果是乱七八糟的实验链接我会很不高兴的!忍了很久了!尤其是还有一口气贴好多条的!

还有评论/私信问我链接翻车了怎么办的,问我怎么做石墨/其他网站链接的,求求你们自己先试试,我用lof网站做示范是因为偷懒好截图本质上所有网站流程都是一样的啊!翻车了自己检查敏感词补档或者换截图我还能怎么办!我天天翻也很委屈啊!

【2018七夕all蓝企划24h/6h】婚后

【黄蓝】婚后

*黄蓝cp向

*叶黄,叶蓝,喻黄友情向

1.

  许博远和黄少天结婚了,今年政府刚好准许了同性结婚,他们俩赶上了第一批。

  许博远想不到,一年前的他还是一个标准的黄粉,在每次比赛时摇着牌子喊着“剑圣”“妖刀”“剑与诅咒”,今天的他已经手执着一本结婚证,结婚证上搂着自己的那个,是曾经他无比崇拜的偶像。

  真的难以想象。

  扯了证,黄少天嘴里还嚷嚷着什么时候办一个婚礼,要特别盛大,秀联盟那些单身狗一脸。

  许博远红着脸,拉了拉他的袖子:“不用啦,都是男人,也不用什么婚礼,小姑娘才需要这种仪式感。”

  他知道,他家剑圣一向高调,他说盛大,那肯定大到没边,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改天请亲戚朋友吃顿饭,宣布一下就过去了。

  其实他更怕他家剑圣一时兴起要他穿婚纱什么的。

  每次黄少天向他看的时候,不论他提出什么要求,许博远都舍不得拒绝。

  可是穿婚纱什么的实在太羞耻了。

2.

  九点半,当黄少天神清气爽的起床的时候,许博远还晕乎乎的躺在床上睡觉。

  黄少天在他研究了半小时也不知道怎么煮粥之后,果断的叫了外卖。

  两份艇仔粥,一份牛肉肠粉,两根油条,刚好够吃。

  黄少天叫的是常去的,老字号,但是服务依旧很快,不到半小时,就送到了家。

  等黄少天撮拾好去叫许博远的时候,已经十点,许博远还睡着。

  在黄少天连续语言闹铃十五分钟后,许博远想一巴掌把他打开,睁开眼看见那张脸却舍不得了。

  打坏了怎么办?

  还是起来吧。

  可是。腰疼。

3.

  婚假有一周,许博远在床上躺了一周,黄少天则白天拿着“蓝桥春雪”威杀四方,晚上和账号的主人为爱鼓掌。

  生活好不惬意。

4.

  许博远有跟黄少天说过“绝色”的事,本来以为黄少天会生气吃醋,结果他只是拎起夜雨声烦,嘴里碎碎念着:“老叶老叶老叶pkpkpk,不要脸居然要拐我媳妇儿去你们兴欣,你们兴欣有我这么帅气可爱的剑圣吗?有吗有吗有吗?”去骚扰叶修跟他pk了十次。

  当然,八次输。

  不过,有一点许博远很满意,就是黄少天终于不到处吃醋了,自己的某个地方可以缓一阵子了,大概不会酸了。

  到了晚上,许博远发现他想太多了。

  该酸的还是要酸。

5.

  一周的假期很快就到了,该上班的还得上班,该训练的还得训练。

 中午,黄少天来接许博远去吃饭,网游部的同事还一片哗然,要签名要合影。

  一个月后,网游部的同事们已经不稀奇了。

  天天看见有什么劲儿啊。

6.

  都说“剑与诅咒”如影随形,的确如此。

  哎不对,许博远的床上只有妖刀。  


【全职男神x你】当你给他买了他的角色的c服


叶修
你高高兴兴的拆着快递,叶修在旁边看着其他战队的作战视频,看你大包小包的拆,便问你:“又买了什么?这么大。”
“c服啊,”你语气亢奋,“看!这是给你买的,君莫笑的c服,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你的话成功地引起了叶修的注意,他跑过来,看着地上平铺的一大堆东西,有点头疼:“我不会穿啊。”
“没事,我帮你。”你眨眨眼,果断的堵了他的后路。
叶修任你摆布,不仅穿上了c服,你还给他化了妆。
“不错嘛,”你得意洋洋看着他,“比那个知名coser xxx好好看。”
“那是……”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你说:“那明天漫展陪我去吧。”
看你笑成了只狐狸,他叹了口气。
当晚,你就对自己作死的行为感到深深的懊悔,你反反复复的提醒叶修不准咬锁骨,你明天要出c,所以他咬了你的大腿。
你看着自己斑驳的大腿,欲哭无泪地捶了一下枕头,看来漫展是去不了了……啊这次漫展有你的偶像啊……”

黄少天
他听你的话乖乖的穿上了夜雨声烦的衣服,看着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儿。
“可以嘛,真帅。”你往他嘴唇上“啾”了一下,“明天陪我去漫展。”
“什么什么什么?!本剑圣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你居然叫我去漫展?!还要自带票的那种?!我粉丝可是很多的很多的万一被认出来了怎么办?!……”
在你的撒娇+委屈攻势下,黄少天还是跟你去了漫展。
以为这就是结局了吗?那你最好把这当作结局。因为你不会想知道,那天去了漫展,黄少天还是没逃过粉丝的法眼,然后他就拉着你跑了两条街。

周泽楷
你给周泽楷买了一枪穿云的c服,周泽楷还未等你开口就穿上了。
看着他那又高又帅的样子,你收起要他陪你去漫展的想法。
这么帅的男友,还是自己藏在家里看吧。

【双杰】

【双杰】
“夷陵老祖死了!大快人心!”众人开心的大叫,有人已经开始张罗酒席,准备庆祝这令人激动的一天。
“江宗主。”有人抱着拳向他敬了个礼,“这魏婴也是年少风流,多少修女向往的翩翩公子,射日之征也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惜修鬼道终究是邪术,入了这歧途。”
“还好江宗主明事理,大义灭亲,带着大家杀了这狗贼!这才使得我们修仙界可得安宁。江宗主可是修仙界的英雄,在下佩服。我敬江宗主一杯!”那人说的激情四射,眸子里净是对面前这人的崇拜,高举酒盏,一饮而尽。
他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握着三毒的手这时居然颤抖了起来,杯子里满着的酒撒了些出来,他用宽大的袖子遮住了手:
“是他该死罢了。”

【曦澄】蓝老师x江警官(四)

【曦澄】蓝老师x江警官(四)

*终于来了www
*我文风又双叒叕变了
*车稍等我尽量快

1.
蓝曦臣拎着一个大蛋糕和几盒甜品往家里走去。
今天是他的生日,也是他和江澄在一起的第九百八十二天。
“是该好好庆祝一下。”他想。
回到家,见江澄坐在沙发上等他,身上还穿着西服,打着领结。
“蓝涣,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决定帮你好好庆祝一下。”江澄严肃的说。
蓝涣是蓝曦臣的曾用名,他二十岁以后就不用了,几乎没什么人叫了,但江澄还是经常叫他“蓝涣”或者“啊涣”,蓝曦臣也很喜欢他这么叫。
毕竟,恋人之间还需要亲昵的称呼的嘛。
“哦?怎么庆祝?”蓝曦臣看着他严肃的表情,有点想笑。
“去吃火锅,我请你。”
西装革履去吃火锅,果然是江澄的风格。
“可现在是夏天……”蓝曦臣为难。
江澄很认真的听了蓝曦臣的疑问,并思考了一下:“那冰淇淋火锅怎么样?”
“噗……”

2.
最后他们还是选了火锅。
火锅店在他们家附近,一如既往的,他们又点了鸳鸯锅。
点了一桌子肉,还有几盘蓝曦臣强烈要求的菜后,江澄毫不谦让寿星的拿起筷子开涮。
牛肉沾着辣椒的红油,十分诱人,一口咬下去,让人马上想接第二口。
江澄这边已经下去一盘肉了,蓝曦臣还在往下面丢青菜。
看着恋人吃得欢快,蓝老师也想尝尝。
“啊澄,我也想吃。”蓝老师张开嘴,等待投喂。
江澄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不能吃辣吗?”又看着眨巴眼睛的蓝曦臣,想了想,还是夹了一块肉伸过去“小心点,很辣的。”
不愧是江澄点赞过,真的很辣。
麻在嘴中蔓延开,然后辣才突然爆炸出来。
蓝曦臣整整灌了一杯水,还没平静下来。
辣什么的,还是不要尝试好了。他想。

3.
吃饱了,无疑又是清盘。两个人热得满身是汗。
“还是火锅好吃。”江澄点头。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站起身来,蓝曦臣愣了愣,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也站了起来。
“蓝涣,你坐下。”江澄严肃的说。
“蓝曦臣不明所以,坐了下来。
江澄绕到他的背后,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
是一条项链,银的,闪闪发光,很配他。
他替蓝曦臣戴上。
“蓝曦臣,生日快乐。”

蓝曦臣转过身,闻闻他的手背。

礼物?有你就够了。